1. 首頁
  2. 展會

2019年SNEC展商咋變少了

6月3日至6日,第十三屆(2019)國際太陽能光伏智慧能源(上海)展覽會(SNEC)如約而至。

在競價時代全面開啟、平價上網漸行漸近的2019年,已經走過13個年頭的SNEC展會也出現了預期之外的新變化——不同于以往的“爆滿”,本屆展會場館空間略顯空閑,企業活動似有縮減。光伏真的越來越難做了嗎?

“不來不過是損失點兒場地費,來參展還要有方方面面的投入,企業也要算算賬”

“我們今年沒有做特別的發布會,只在展臺安排了小型的宣講。”

“今年SNEC展商變少了,有些去年聲勢挺大的企業今年都沒來。”

“第一天的開幕式大會,去年后面都站了好多人,今年好像沒那么擠了。”

“旁邊商場去年到了飯點兒人特多,今年感覺商場人都少了。”

……

在展廳穿行,與去年大小展臺鱗次櫛比的盛況相比,今年的場館多了些許“留白”。在太陽電池與系統工程和應用品牌E2館,后半區已經變成觀眾閑坐休息的空地。而圍繞在各館四周的小型攤位也有很多被擋板遮擋,并未啟用。

“規模”一詞一直是SNEC展會招展、宣傳中的亮點。“從2007年第一屆的1.5萬平方米,發展到2018年的20萬平方米,來自全球95個國家和地區共1800多家企業參展,觀眾數量突破25萬次。”展會官網的招商頁面預計,今年參展商規模將達2000家。今年的展商數達到預期了嗎?展會期間,記者多次向組委會相關人員詢問參展商統計數據,但截至記者發稿仍未收到答復。

有企業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,雖然在去年展會結束后,今年的展位很快被一搶而空,但有些企業只是交了場地費,一年來部分企業經營業績不佳,索性放棄參展,“不來不過是損失點兒場地費,來參展還要有方方面面的投入,企業也要算算賬”。而且,往年企業布展前必須付清合同款的“鐵律”也未能完全延續,不少企業都是“款未付清,先參展”。即使是前來參展的展商,新品發布、簽約推介的活動也大有縮減之勢。

與此相對應的是,今年一季度國內新增光伏裝機規模的大幅縮減。有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王勃華提出的幾個數字為證,今年1—3月,國內新增光伏裝機為5.2吉瓦,較2018年第一季度的9.65吉瓦下滑46%。

受今年光伏發電上網電價政策出臺時間較晚的影響,多數企業或在上半年持觀望態度,多位業內人士對今年國內新增裝機總量的預測也并不樂觀:王勃華給出的預估是35—45吉瓦;陽光電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曹仁賢則認為有望達到40—45吉瓦;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錢晶的預測更為保守,只有30吉瓦,“樂觀來看也不過35—40吉瓦”。

“幾大龍頭企業已經占據大多數市場份額”

6月3日,王勃華公布了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的最新統計數據:2018年國內電池片產能128.1吉瓦,電池片產能超過5吉瓦的企業共有5家;組件產能130.1吉瓦,有7家企業組件產能超過4吉瓦,15家企業超過2吉瓦;逆變器總產量約為65.7吉瓦,產量逾2吉瓦的企業達到10家,前十家企業總產量為58吉瓦,占總產量的58%。“幾大龍頭企業已經占據了大多數市場份額,總體呈現集約化發展趨勢。在硅片端尤為明顯,龍頭企業產能更大,中小企業開工率降低。”

對于越來越集中的產能,晉能清潔能源科技股份公司總經理楊立友認為:“這是行業成熟的必然表現。此前光伏被認為是門檻較低的行業,產業內企業數量較多,市場集中度較低。但隨著平價時代越來越近,政策因素對產業的影響正逐漸減少,市場可預見性及穩定性越來越高,大廠對小廠的優勢也顯現出來。”

伴隨著集約化趨勢的愈加明顯,企業的專業化程度也日益受到重視。此次展會期間,隆基股份與通威股份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試圖進一步發揮在各自產業鏈的專業優勢,通過交叉持股形成優勢互補。對于此次合作,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鐘寶申指出:“任何一個產業的發展都是一個完整的生態鏈,其中,每家企業各有專長,過去企業間的投資、創新、協同不足,對整個光伏產業來說是巨大的浪費。而這種浪費造成的后果最終仍需要由整個產業和用戶去背負。”

“光伏行業進入規模化發展階段,硬件成本降低的空間非常有限”

組件端作為系統成本的重頭,在今年展會期間,各大組件廠商也再次將目光聚焦在“降本增效”的老話題上。“如何實現最優度電成本,為客戶提供最大收益”成為企業間博弈的焦點。

而在多家企業高管的眼中,組件成本已經十分透明、難再下探了。

協鑫(集團)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朱共山指出,目前多晶硅組件的價格已經幾乎沒有任何下行空間,“單晶硅組件盈利稍好,但隨著明年單晶硅組件大規模投產,利潤也會快速下降。”

阿特斯首席商務官莊巖也坦言,度電成本的降低不能過度依賴硬件環節的降本。“光伏行業已經達到了規模效益,硬件成本降低的空間非常有限,而且光伏硬件成本當前在整個系統成本里的占比也在不斷降低,尤其在組件端,過去可能占到整體成本的60%,但現在已經下降到1/3左右。”

價格空間難再壓縮,只能在可靠性環節提升競爭力。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指出:“目前,光伏發電設備的設計壽命在20—25年左右,我們需要通過提升發電部件的耐耗性、穩定性和可靠性,將實際運行壽命延長至30—40年,甚至50年。如此,也可以達到降本的目的。”

除了增強可靠性、穩定性,也有大量企業放眼新的電池和組件技術。“要想真正生存下來,就必須開發新的電池、組件技術。”這是朱共山給出的答案。展會期間,N型i-TOPCon雙面電池、異質結HJT技術、鈣鈦礦電池技術,鑄錠單晶以及雙面雙玻、疊片、半片等成為不同企業關注的焦點。

對此,楊立友認為,隨著光伏產業門檻越來越高,技術的分量會越來越重。技術成果也將較快在市場上得到體現。“但不管是哪種技術,只有成本降下來了才有市場。”

“儲能的成本問題一直是發展的痛點所在,疊加儲能無疑會拉長光伏投資的回收周期”

今年展會期間,同期增加了“2019國際儲能和氫能及燃料電池工程技術大會暨展覽會”。對于光伏企業而言,在通過內生動力實現自救的同時,也開始思考依托其他技術手段和產業聯合尋求突破。其中,“光伏+儲能”被大多數企業推崇為“終極解決方案”。

一方面,已有光伏企業開始自主成立儲能的技術研發部門和公司,提早進行儲備;另一方面,不少企業也開始向專業的儲能公司拋出橄欖枝,尋求長遠合作。

“消納問題已經成為阻礙光伏發電平價上網的關鍵問題,即使未來光伏電價可以和脫硫煤電價競爭,但其仍不具備夜晚消納的能力,因此光儲一體化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。”展宇光伏科技(中國)有限公司總經理宋鈺說。

但問題也切實擺在眼前。“首先,儲能的成本問題一直是光伏發展的痛點所在,疊加儲能無疑會拉長光伏投資的回收周期。此外,對于現階段的光伏產業來說,儲能還沒到必須使用的地步,并不是真正影響行業發展的因素。目前帶儲能的光伏電站容量并不大,僅在1吉瓦左右。”楊立友說。

除儲能外,參與電力市場交易也被視為行業發展的重要突破口。“現在很多的電站客戶是有這種需求的,在電量交易的過程中如何報價,如何在發電廠并網運行管理和輔助服務管理的考核過程中少受罰,這些都是企業關注的問題。”作為提供軟件支持服務的企業,國能日新執行總裁周永對于電力市場交易的客戶需求深有感觸。但錢晶也坦言,“由于目前電力交易的體制機制還不健全,談光伏發電參與電力市場交易還為時過早。”

在今年展會前的5月30日,《2019年光伏發電項目建設工作方案》正式印發。今年作為光伏進入“競價”乃至“平價”的元年,挑戰已經來襲。或許正如鐘寶申所言:市場不可預測。

淘光伏聲明:此資訊系轉載自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,淘光伏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本文編輯:淘能君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ofyykk.live/zhanhui/32010.html

投稿聯系:仲先生 18052542359 新聞投稿咨詢QQ: 27387855 郵箱:27387855#QQ.com(請將#換成@)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聯系我們

?18052542359

在線咨詢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六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QR code
2009年中超冠军争议